雖然不知道自己的文筆夠不夠格寫下這樣的故事,多年來一直思考要用哪個斷點來寫。也許是因為今天睡了一天,腦袋清醒了點。

故事是真的、是假的,其實我也說不清。也許是零碎的偶然讓我聯想成一個完整的脈絡...長年以來習慣的陰謀論角度來看事情,讓我就這麼幻想出了這麼一個故事XD

再加上事過境遷,很多人、事、物都已經不在位置上了,也有些人找不到了。先傾向以真名及真實綽號來寫,有人看了我再修正。

 

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=

 

對我們來說,上國中這件事就只是把一部分的人搬到這個學校,再跟另外一群人相處。

本來期待的國中生活,可以認識更多新朋友。也許原本的朋友感情會更好,還能遇見有趣的人吧?

但是過了一週、兩週,才知道,別的學校的學生講話可以這麼粗俗、視野這麼狹窄。老師也一副覺得你們很弱,教的東西都很簡單很簡單,還問我們會不會,簡直把我們當笨蛋一樣,但還是有同學不懂。

於是,復興的人還是又聚集在一起。

 

"哎,聽說教官被打了耶!"中午幹部集合的時候,我遇到了以前的同學們,果然每個人在班上都身兼要職。

"啊?教官不是很厲害?軍人耶!"剛進國中,教官對我來說就是個神聖不可侵的權威。

"昨天放學的時候啊,教官在指揮交通,結果有幾個人圍毆教官,馬上就跑掉了。"

一直在旁邊假裝看著另一邊,事實上一直在聽我們說話的阿西,突然冒出一句"你們不知道七匹狼嗎?"

"七匹狼?聽起來像什麼老電影的名字。"

"不是啦,就是我們的學長呀。"阿西突然壓低聲音說"小聲一點,他們是錦和最厲害的混混,什麼壞事都做。打教官、打老師、在學校抽菸,只要誰在走廊上撞他們一下,不是當場被揍,就是下課被拖到廁所去"談"。看看學務處外面的獎懲單,"

"那老師都不知道嗎?"我問

"老師怎麼可能不知道,老師也怕被打啊!教官都被他們打跑三個了!"

"這麼厲害!?學校對他們一點辦法都沒有嗎?"

"依照學校獎懲辦法,三大過就要退學;但是現在的獎懲單上好像只會出現留校察看..."阿西不虧是我們以前的情報頭子,連校規跟獎懲這種東西都調查得清清楚楚,

"更何況聚眾、抽菸頂多記警告,像那種打了就跑的教官也不知道誰是誰,怎麼記過?"阿鈞補充道。

 

說的也是,自從上國中以來,我就覺得這是個很妙的學校。不符規定穿著的人總是能從教官或生教組長背後溜過...這還是小咖的。大咖的都是,一個人身邊有四、五個壯漢圍著,再配一群小弟一起進校園。他們都是在圍牆旁邊的一家早餐店吃早餐,一群人坐到快遲到了,才悠悠哉哉領隊進校門。一個ㄧ個老大,就是一次七八個;要是七匹狼全體,一次就是二三十人了,非常壯觀。

 

"這樣壞人都沒有報應,好可惜喔~"我有點半開玩笑的酸著。

"不會,我們的老大也不是來讀錦和了嗎?他的個性遲早會跟這些人槓上的。"阿西胸有成竹。

"好阿,如果真的要搞他們,我想大家應該都想分一杯羹吧!"講講還有點義憤填膺。

 

學務處的老師宣布集合事宜,中斷了我們的對話。但我知道,阿西已經開始運作他那一貫的手腕,把復興的每個人心都串起來,準備應付接下來可能會發生的事件。

創作者介紹

定謀居

定謀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