下半場的曲目編排比較特別,有專為單項樂器做的協奏曲,也有從歌劇中擷取出來改編成給大提琴的,看著看著有種各個提琴都要秀一下的感覺。

開場第一首是韋伯的曲子,印象他的東西就比較炫比較華麗,但音樂一下來的時候讓我覺得很奇怪...後面才發現哈哈哈~原來是給中提琴秀的。上半場中提家Wolfgang Talirz給我十分深刻的印象,因為德佛札特本身中提琴手的身分,所以相對其他作曲家的曲子,中提琴可以享有比較多旋律表現及變化,一段一段聽下來˙覺得,哇! 這中提琴手超強! 可以跟第一小提琴拚輪奏、和弦的時候氣勢一點都不輸! 通常這種"有主角"的曲子應該演奏者會出來坐在中間,但他選擇坐在原本重奏團裡面,明明是表演很有氣勢的東西,卻又很不顯眼XD

第二首雷史畢基的古代舞曲,這首我們國中弦樂比賽的時候好像是指定曲,有演奏過,但是第一、三樂章。看完第一首中提琴精湛的演奏,不知道突然塞個古代舞曲的目的在哪裡...而且看看下半場那麼多曲目,以為他們會挑其中一個樂章,但他們居然把四個樂章全部演奏完了0.0...不能不說,柏林愛樂五重奏的演奏可以用五把提琴製造出整個樂團的聲響效果。在音樂廳中場休息搭電梯往返一~四樓的時候,一起搭電梯的人聊天說:從來沒聽過音色這麼飽滿的演出。他們很敢用音的強弱去控制樂曲的情緒跟張力,偉育也說,有時候聽起來讓人不敢呼吸,有時候卻又穰人心跳跳得很快,我想這就是他們厲害的地方。在古代舞曲的第三樂章,柏林愛樂五重奏把曲子把這樣的特色嶄露無遺,小聲的時候精緻,大聲壯闊的時候又讓人驚嘆、讓人忘卻呼吸。

第三首妖精之舞,這是很常在畢業音樂會之類出現的曲目,但每次我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態聽這首,總是有人會跟不上BASS的速度,變成伴奏一直在等主奏的狀況;但他是柏林愛樂耶! 看著大提琴撥弦撥得飛快,有種擔心到底有沒有辦法跟上不落拍? 事實證明我想太多! 中間樂團還進來攪和,打了更快的節奏給SOLO,還越來越快,但他們真的很厲害,就是能駕馭這樣的速度...

第四首柴可夫斯基的"尤金 奧聶金"詠嘆調就輪到大提琴登場了! 五重奏裡因為低音大提琴的存在,大提琴淪為(?)和聲角色,這首終於可以揚眉吐氣一下! 一出場就把音色弄得好濃好濃~主題進來的時候又用雄厚的長音跟樂團搖擺著,觀眾們有些也跟著大提琴一起搖頭晃腦,有著非常強大的渲染力! 這首也蠻適合晚上或在想事情的時候聽的。

第五首就是帥氣的第一小提琴手登場! 這是第一次聽皮耶左拉的"布宜諾斯艾利斯四季",看到大提琴用弓砍絃的下半部,製造出像鋸木頭或某種青蛙嘓嘓叫的感覺,記得小時候要是這樣玩都會被老師制止,嫌製造噪音,沒想到居然有人把這寫進曲子裡。這是一首很帥的曲子,用爵士的風格把VIVADI的四季重新編曲,夾雜著原本VIVADI的旋律(有時候作為旋律,有時候作為和聲),有一種現代都會的風格。

這五首結束以後,馬上有一排人列隊出來獻花...但覺得...哎你現在獻花,那有安可曲嗎? 只見到演奏家們也是一臉尷尬接下花束,面面相覷不知道怎麼辦,於是第二小提琴手ROMANO TOMMASINI把花束放在座位旁邊,其他團員也跟著這麼做,於是才開始後面的安可曲,後來還直接把這些花贈與第一排的觀眾。到了今天已經離音樂會三天了,對安可曲的具體印象已經忘了,只記得一首是低音大提琴的SOLO,Janus Widzyk還把西裝外套脫了,把整把低音提琴搬到正中間演奏,看他趴在提琴上爬把位、倚著提琴等伴奏的感覺很有趣;後來大提琴手David Riniker也把西裝脫了,但也把襯衫脫了,露出台灣的國旗T恤。

最後到底安可了幾首真的忘了,可能超過五首吧?! 第一次聽到安可這麼多的音樂會,除了值得、滿足以外,已經是太超過了!! 直到快晚上十點才結束這場音樂會,但每個人都是帶著感嘆與笑容離開的,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定謀 的頭像
定謀

定謀居

定謀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